第两千零五十四章+第两千零五十五章:意图究竟为何
作者: 毓轩更新时间:2019-09-13 00:42:51章节字数:5641
    楚铮嘴上说不在乎情报,可这实际上啊,他却心痒难耐,很好奇对方会不会给他惊喜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心理,韩子禾可是把握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楚铮”对此也很清楚。

    倒是这位手上拿到一副好牌的何小姐不太清楚,或者说是她让楚铮演技唬弄的拿不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认为这位沈小姐和以前变化很大?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认为,不过有话说呢——女大十八变,想来是长大的缘故。”楚铮用很理所当然的态度,跟何小姐说。

    “楚先生这是真话还是说笑?”她琢磨着既然自己拿不准对方的态度,那就大大方方问出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听她这般说,楚铮笑起来:“当真也好说笑也罢,只是这言语从您这儿说出来,有些奇怪啊……何小姐,您想清楚咯,你这是……以怎样的身份,跟我说这些话?还有,按理说,您跟那闺女应该没有交集才对,这怎么听起来,您好像很了解她呢?”

    何小姐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楚铮这般说,倒是让她必须要选择了,要是不说真话,她来这里的做法儿,看起来就是个大大的笑话呢。

    可是要说真话,就算是水份特别大的真话啊,那也势必要将她的底细抖搂出去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她所期待的。

    所以说是不说,还真让她为难……看来,她是因为一时意气上来,将自己给推到进退两难之地咯!

    心里这般想,可是她却不想修改自己原本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个承诺。”何小姐改变之前伪装出来的温婉,跟楚铮和韩子禾说,“你们不要急于立刻拒绝,要是你们肯赌,我保证你们会赢得盆满钵满。”

    “何小姐,恕我直言,在任何时候,赌都要不得。”楚铮摆出自己是良好公民,不可能做这等事情的架势,让何小姐气的,竟是差点儿就绷不住了。幸好她的定力还是很不错的,只是嘴角不受控制的微微颤了颤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换个说辞咯。”

    何小姐这话说的好像不很在意,但是看在楚铮和韩子禾眼里,还是不自觉的微微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有问题!

    很有问题啊!

    对于这位,他夫妻虽然还很陌生,但是这不是初次见面,不久之前这位女士还坐在这里跟他们打机锋呢!

    若是对比前后态度,楚铮跟韩子禾可以很负责任的说,好像后者才是这位的真面目啊!

    不过不管此人究竟是怎么个性情啊,按楚铮跟韩子禾之前表现的态度看,只要有自尊的,都不会在这儿跟他们说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这人竟然在明显动气的情况下,都还忍气吞声,就为了促成合作……这说明他们跟其合作的重要性啊!

    想到这儿,楚铮跟韩子禾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们,不能说心里有数儿,那也多少有些把握啊。

    倒不至于漫天要价,但是,也不可能任其坐地还钱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条件。”楚铮见对方将态度摆正,他也正式起来。

    到现在,你有心、我有意,合作自然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楚铮现在想问问对方要什么,这般,多多少少可以推出对方的真正意图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楚夫人师出名门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韩子禾的眼光当即就打到何小姐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韩子禾也有师父啊!”“楚铮”在意识到他媳妇儿跟这里这个韩子禾无关之后,自然而然的将他媳妇儿的师父林白衣划归了他媳妇儿那边儿,潜意识的认为这里的韩子禾跟这里的林白衣有可能不是师徒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个想法有些可笑,但是“楚铮”之前,竟然真就这般想诶!

    他现在回想起来不由想笑——他都不清楚自己怎么会这般想。

    “楚夫人是么?”何小姐感受到韩子禾严肃中带着警告意味的视线,抬起头,朝她笑。

    韩子禾不清楚这位何小姐这般说,究竟是因为她清楚原委,还是就是想要在这空手套白狼地诈诈她。

    所以也不说明,只说:“你所谓的名门……那可真不敢当,不过就是传承挺久远而已呢。”

    “上千载的时光,足以将任何有真本事的门派,打造的光鉴可人,说是为名门,可不为过呢!更何况,您师门名号,在海外可是很有号召力的!轻易可是无人能够招惹的。我呢也不瞒谁,跟您这里讲合作也好,说是交易也成,可都是冲着您那师门去的!要不然,我也不至于厚脸皮跟这儿纠缠。”

    何小姐毫不犹豫就将自己掌握的部分资料摆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跟下棋对弈那般,招式里面蕴含明明暗暗的各种不同深意呢,听到就信、或者听了仍不想采信的,都有些傻呢。

    韩子禾心眼多,所以,对方只要不说出她师门名号,她就不会自己说出来给对方听。

    “楚夫人可真谨慎小心呢!”何小姐意识到自己耗不过韩子禾,不由有些不甘,但是理智还是占上风了。

    “我曾有幸听闻,贵派传承丰富,有办法可以催动旧蛊?”

    “???”还有这个说法?

    楚铮看向他媳妇儿。

    他有些好奇呢。

    韩子禾微微皱起好看的眉。

    要说蛊不蛊的,韩子禾接触的很少,主要是她师父不是很喜欢这个技能,倒是她师伯似乎曾跟他的师伯祖修习过。

    但是她师父向来喜欢全,怹这人就是宁可强忍不悦,也要全面掌握技能的人。

    简单的说,就是有些个强迫症。

    所以她上下两辈子记忆里,都有听说过这技能,所以在何小姐问及时,她不需多回忆,那份记忆自己就浮现咯。

    不过上下两辈子,她师父都只是单纯教授她技能,对她的要求就是点亮这个技能点,所以道具方面,自然是从简的,她师父对于蛊向来敬而远之,所以练习的道具自然就是用其他的模拟物代替了。

    不过据她师父评价看,即使她从来没有上手催动过蛊,但是只要能够保持技能,她上手就能成功呢!

    韩子禾心里有数儿,可是暗自根据她那表情揣测她心理活动的何小姐,心里……可就有些没谱儿咯。

    何小姐虽然对韩子禾提出要求,但是,实际上她对韩子禾师门的本事,还真不是太清楚啊,可是放在她眼前可以抓住的,也就是这个咯。要是能够上岸,谁能高兴随波沉浮不是?

    要是没有见到跟楚铮和韩子禾近乎的沈小姐,她可能还要犹豫犹豫,至少她想在韩品兄弟跟前再努力努力;可是沈小姐的出现,就像是催化剂,将她之前所有侥幸心理都给推掉了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啊,想要上岸重获自由的话,那就只能拼力博上这一次呢。

    “你这说的蛊,听起来好像有些玄乎呢,我从未见过,所以也不清楚你究竟想要说什么。”韩子禾保证自己这说的,没有一个字儿是编出来的,她本来就没有见过蛊。

    她师伯好像也很久没有亲自炼呢,听她师父说啊,她师伯好像找不到有这天赋才能的弟子,所以也就暂时放到一边不理睬了。

    用她师父的话,这技能点本就不是亲师父传授的,能不能传承也不是特别重要。

    虽然她师父这般说的有些无情,可是也是实际情况不是?

    要是自己师承这块儿出现断口,师父师伯他们肯定要想方设法找到适合的弟子教授,但是若是自己兼顾的传承,那就要看缘分,谁都不可能搁下手头儿必须负责的事儿,替旁人的传承忙碌,毕竟那个传承还是亲传弟子负责的不是。

    韩子禾言语虽有些模糊,可是,何小姐也不是普通人,所以立刻就听出韩子禾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当然,介于自己不清楚刚领会到的意思,究竟是对方真实意思表达,还是自己自作多情,所以何小姐沉默片刻,缓缓地试探问:“当然,这就是个说法……至于蛊,我也曾听说好像早就鲜少有人接触了,我是说那个制衡之法。”

    韩子禾这次听清楚了,对方是需要这办法帮忙的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有这传承又能如何,我也曾听说现在能够用到这办法的地方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何小姐听到韩子禾这般说,登时,脸上露出惊喜,忙不迭的问说:“可是真有此法?!”

    她这般殷切,韩子禾不觉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意识到对方不喜欢她的靠近,原本欣喜之情开始沸腾的何小姐,终于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有些失态,当真很抱歉啊!”何小姐倒是很果断,见韩子禾似有不喜,立刻起身抱歉。

    她这态度,把楚铮跟“楚铮”可给看的愣愣儿的啊!

    楚铮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铮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脸皮厚度超标这样的事情啊,是不分男女老幼啊!

    默默地跟心里唏嘘片刻,楚铮跟“楚铮”就好像看到同类那般,投以赞许的眸光呢。

    韩子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要不怎么有句话说呢,这物以类聚哈,这人以群分诶!

    “楚夫人,请您务必告诉我真话啊,是不是真有此法可用?”

    “有或者没有呢,告诉你也无用,因为对你这个外人而言,这传承是不可以接触的。”

    韩子禾这也没有说谎,虽然她师父基本上除却教授她时用过这个技能,基本上都不会想起这技能来。当然,这般也是因为技能完全没有可用之地。

    但是,即使这般,她师父在传授之前,还是跟她殷殷叮嘱,说这技能是不可外传之技能,保密级别挺高,要是细究呢,应该是那种连看都不能给外人看的技能。

    “我不学,我就是需要这办法帮忙而已!”何小姐听到韩子禾侧面肯定的告诉说有次法存在,登时整颗心都平静下来。这是心里有底儿咯!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真让那个蛊给控制了吧?”韩子禾听到这儿之后,倒是不再对用此法帮助对方有所抵触,说实话,她现在竟甚至有些兴奋,毕竟学到的技能点有了用武之地,也是件让人高兴之事呢!

    “不、不、不,不是蛊!”何小姐摇着头,连声说,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有些为难的看向韩子禾:“我之前留在您这儿的芯片,您可曾留下来?”

    虽然她监听到时候,听到的是楚铮跟韩子禾夫妇不小心将水洒在沙发上,从而让她的监听芯片被破坏,但是,她很清楚,若是一般的水,根本不可能对她手上的芯片造成破坏!别说破坏了,就是短时间的重启都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所以,她这才打定主意找过来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她能够进来就说出自己目的原因,她很清楚凭借楚铮跟韩子禾的本事,就算是沈小姐在这里留了物件,也不会听到她跟楚铮和韩子禾对话。

    “您可真直接啊。”韩子禾笑了笑,就将手递过去,在手心儿朝上、手指张开之后,那看起来极其普通的芯片就出现在何小姐眼前。

    而看着眼前这芯片的何小姐,脸色和心情都极其复杂。

    看上去,她极像是有些激动,又像是厌烦。

    “您要是有办法用自己的方法激活,那您就能够有幸见到这芯片的本事,当然咯,要是您能够找到可侵入物体做实验就再好不过了,我说的是生物。”

    韩子禾闻言,联系上下文就想透彻了,登时似笑非笑朝对方冷哼说:“看来,这不仅仅是您想要窃听的工具,大概……还是想要用来试探或者挟持于我的工具啊!”

    本来安静旁听不语的楚铮,听他媳妇儿这般说话,虽然还不清楚她具体指的究竟是啥,但是,他媳妇儿自面儿上的意思他听懂了,登时就变了脸,怒气冲冲的站起来,用手指着手足无措的何小姐就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“楚铮”对于这里这个自己的表现表示——他想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本来有些紧张有些无措的何小姐,让楚铮嚷嚷的,反而冷静下来,她不去看楚铮,反而坚定的看向韩子禾说:“您若是上手看看就清楚,这东西应销毁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说,这芯片看起来好像普通,但是,却拥有蛊的特征和本事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虽然惊奇于韩子禾一语就中的,但是何小姐清楚自己需要关注的是啥,所以惊奇之后,还是关注韩子禾能不能将其解决。  更多免费精彩小说,尽在六度小说网   m.6duxs.COM

    百度搜索 六度6duxs悦读  查看更多精彩小说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